进入新版  家寻亲人(图文) 家寻亲人(文字)   寻人要闻  政策法规    寻人方法  公益中国  社会救助    微信寻亲  寻亲登记   《寻人大典》 志愿者加盟
比对认亲  亲人寻家(图) 亲人寻家(文字)   警钟长鸣  打拐防骗    喜讯播报  协发通告  线索提供    微博寻亲  寻家登记   《寻遍中国》 救助站加盟

    中国失踪人口档案库(www.zgszrkdak.com或www.zgxrw.net),创建于2009年10月,是长期致力于为广大失踪家庭和失踪者提供寻亲、寻家支援的大型公益服务平台,也是国内最权威、最专业的寻人信息传播门户,唯一的失踪人口资料库。它以向社会传播仁善正能量,反对拐卖人口犯罪,促进失散家庭团圆为已任,在积极开展全国爱心寻亲活动的同时,充分发挥各地救助站、福利院、未成年人保护中心、地方派出所及寻人志愿者、寻亲家属联合寻人的优势,努力通过各种渠道搜集、整理失踪人口信息,高标准建立失踪人口数据库,力求建成失踪人口数量最大、信息最真、传播最快、查询最方便的失踪人口档案,为众多失散家庭团圆提供更多的机会,也逐渐弥补了目前我国寻人领域的空白。
    网站开通以来,深得中央、省、市有关领导与公安、民政等部门的高度关注与大力支持,于2011年由“中国失踪人口资料库”正式更名为“中国失踪人口档案库”,相继开通32个地方寻人分站,寻人范围覆盖全国31个省、市、自治区和部分国外地区。“政策法规、打拐防骗、寻人方法、警钟长鸣、成功案例展播”等栏目发表大量文章,纠正了寻亲家属急迫寻人的错误思想导向,成为寻亲文化宣传教育的主阵地。截止目前,档案库访问人数已超百万,查阅量达数百万次,先后录入失踪人口档案库3万余人,筛查过滤失踪信息数十万条。已为寻亲家属做DNA比对检测613人,为失踪家庭成功提供支援3000余次,送1320名失踪者回家。中国失踪人口档案库已成为我国唯一的失踪人口查询平台。
    我国每年新增失踪人口数百万人,每年将有数百万个家庭承受痛失亲人的煎熬。人所共知,漫漫寻亲路,给无数失散家庭带来了巨大的生活压力和沉痛的精神打击,由于寻找亲人,一些家庭甚至妻离子散、濒临绝境。他们需要国家救助、社会支援、民间关爱。让一切慈善的力量凝聚在一起,让中国失踪人口档案库捷步成熟,让广大失散家庭破镜重圆!
    警告那些以提供线索为名而对家属实施敲诈的人,请不要在此问题上做文章,要多问问自己的良心,关照好自己的妻儿老小!出于好奇的人请不要在此乱发寻人启事、无效信息,非诚勿扰!
    诚祝每个家庭幸福、平安、快乐!

   

    中国失踪人口档案库(www.zgszrkdak.com或www.zgxrw.net),创建于2009年10月,是长期致力于为广大失踪家庭和失踪者提供寻亲、寻家支援的大型公益服务平台,也是国内最权威、最专业的寻人信息传播门户,唯一的失踪人口资料库。它以向社会传播仁善正能量,反对拐卖人口犯罪,促进失散家庭团圆为已任,在积极开展全国爱心寻亲活动的同时,充分发挥各地救助站、福利院、未成年人保护中心、地方派出所及寻人志愿者、寻亲家属联合寻人的优势,努力通过各种渠道搜集、整理失踪人口信息,高标准建立失踪人口数据库,力求建成失踪人口数量最大、信息最真、传播最快、查询最方便的失踪人口档案,为众多失散家庭团圆提供更多的机会,也逐渐弥补了目前我国寻人领域的空白。
    网站开通以来,深得中央、省、市有关领导与公安、民政等部门的高度关注与大力支持,于2011年由“中国失踪人口资料库”正式更名为“中国失踪人口档案库”,相继开通32个地方寻人分站,寻人范围覆盖全国31个省、市、自治区和部分国外地区。“政策法规、打拐防骗、寻人方法、警钟长鸣、成功案例展播”等栏目发表大量文章,纠正了寻亲家属急迫寻人的错误思想导向,成为寻亲文化宣传教育的主阵地。截止目前,档案库访问人数已超百万,查阅量达数百万次,先后录入失踪人口档案库3万余人,筛查过滤失踪信息数十万条。已为寻亲家属做DNA比对检测613人,为失踪家庭成功提供支援3000余次,送1320名失踪者回家。中国失踪人口档案库已成为我国唯一的失踪人口查询平台。
    我国每年新增失踪人口数百万人,每年将有数百万个家庭承受痛失亲人的煎熬。人所共知,漫漫寻亲路,给无数失散家庭带来了巨大的生活压力和沉痛的精神打击,由于寻找亲人,一些家庭甚至妻离子散、濒临绝境。他们需要国家救助、社会支援、民间关爱。让一切慈善的力量凝聚在一起,让中国失踪人口档案库捷步成熟,让广大失散家庭破镜重圆!
    警告那些以提供线索为名而对家属实施敲诈的人,请不要在此问题上做文章,要多问问自己的良心,关照好自己的妻儿老小!出于好奇的人请不要在此乱发寻人启事、无效信息,非诚勿扰!
    诚祝每个家庭幸福、平安、快乐!

   

您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 >> 公益中国 >> 详细内容

青岛警方救助站媒体多方启动“照亮回家路” 共同助力走失人员回家

2020-05-11 09:21:38 来源:寻人网|寻人启事网|失踪人口档案库

        5月9日,又一名走失人员被家人接回!近日,通过警方的高科技手段,青岛市救助服务中心查找到了走失人员李成凤的身份信息。当天,从青岛走失整整一年的李成凤,终于见到了自己挂念的父亲。自“照亮回家路”专项行动启动以来,青岛市救助服务中心内34名走失人员中,已有两人被家人接回了家,还有两名走失人员也通过救助服务中心联系上了家人。目前,仍有30名走失人员还未找到家人,半岛新闻将持续关注,并与救助服务中心一起积极寻求多方力量,共同努力帮他们照亮回家的路。

        一年未见,女儿精神状态变好

  9日早上8时,58岁的李光进比约定时间早半个小时到达青岛市救助服务中心。办完相关手续后,李光进跟随“小丛工作室”负责人丛淑丽等人一起前往位于崂山北宅的青岛静安心理医院,接自己走失了整整一年的女儿、33岁的李成凤。


在医院外等着女儿的父亲紧紧地望着大门期盼着。


  车抵达医院门口后,由于疫情防控时期,一行人无法进入医院。李光进下车后,远远地站在那里,并没有走近大门。不一会儿,李成凤被医护人员从医院内带了出来。看到父亲,李成凤笑着慢慢地走上前,“你怎么来的?腿好了吗?”“还疼。”沉默内敛的父亲往前走了两步,与女儿隔着一米的距离站着,有些尴尬地将双手插进裤兜,不知道说些什么。


李成凤和父亲


  由于李光进戴着口罩,无法看到他的表情,但记者看到他的眼圈已经发红,眼眶已经湿润。“你老挂念着爸爸,这么久没见不想抱抱爸爸吗?”在一旁人的提醒下,李成凤和李光进父女俩主动拥抱了一下。随后,李成凤一路小跑地往医院内跑,表示要收拾行李赶紧跟父亲回家。


李成凤和父亲


  在等待的过程中,一路上话不多的李光进主动向记者谈起了他的女儿。自从2019年4月份女儿走失后,父女俩已经整整一年未见。“当时她走的时候还是长头发,现在剪了个假小子头。”李光进笑笑,“不过没想到她精神状态这么好,看来还是在医院治得好,比走失前好多了。”

  李光进听说认亲后女儿仍然可以继续在医院接受治疗后,赶紧前去咨询李成凤的主治医师。在与主治医师交流中,李光进才知道女儿患上的是精神分裂症,而非此前他一直以为的抑郁症。得知回女儿的户籍所在地办理异地医疗就诊后,就可以继续在青岛静安心理医院为女儿治疗,李光进赶紧让医生为其写下了办理流程。“我准备回去后赶紧去沂南给她办好了,让她回来继续治疗,否则她回家后,还是没法好好吃药,再往外跑丢了怎么办。”

        与父母散步时挣脱跑掉走失

  说起女儿,李光进总是会不由自主地叹气。在他眼里,那个曾经没有犯病、一切正常的女儿,虽然有些内向,但是听话懂事,非常能干,“包包子、包水饺样样都会,经常抢着帮她妈烧大锅”。在他看来,一切噩梦都是从女儿结婚后发生的。


在车上办理离站归家的手续。


  李光进说,自己是诸城人,2003年就举家来到青岛打工,从事门窗制作安装,一直在青岛租房居住。家中的二女儿李成凤后来也在青岛一饭店打工,打工期间,她不顾家人反对,与一名小伙子恋爱,并于2011年结婚嫁到了沂南。李光进说,自己对女婿不满意,为此很生气,一直赌着气,除了女儿结婚时他去参加了婚礼,之后再也没去过女儿家。女儿也是仅在结婚第一年回过青岛一次,之后再也没有回来。就连女儿在2011年生下一个男孩,他也至今没有见过面。

  2017年,李光进再次去沂南的时候,女儿已经犯病,女婿提出了离婚。李光进听说,女儿当时就出去流浪过,最长的时间有10多天,还被当地救助站救助过。2019年1月,李光进去沂南将女儿接回了青岛。在跟父母一起居住的这段时间,李成凤的精神状态也时好时坏。犯病的时候,就胡言乱语,还经常嚷着要回家看孩子。怕女儿跑出去走失,李光进出去安门窗的时候,经常会带着她。

  2019年4月的一天晚上,吃过晚饭后,李光进和老伴一起带着李成凤到家附近的小公园里散步。“当时广场上有人在跳广场舞,她很高兴,也跟着跳。但是广场舞结束了之后,她怎么也不肯回家。我们俩怎么劝也不走,拖也不走,一直待到晚上12点。我俩一撒手,她就跑。”李光进回忆,追着女儿在广场上跑了两圈后,由于体力不支,老两口实在追不上了,就决定先行回家,“当时给她留着门,寻思她自己就回来了,没想到她一夜也没回家。”

        走失期间曾电话联系过父亲

  李光进说,第二天,他和老伴出门在家附近到处找,去了她可能会去的地方,但是一无所获。不过,李光进并没有报警,他们觉得女儿知道回家的路,会自己回来。

  就这样,一直到2019年8月份的一天,李光进突然接到了女儿打来的电话,说自己在胶州,让他去胶州接自己回家。但是,当时李光进因为干活时腿受伤无法活动,他嘱咐女儿去打个车,告诉对方家庭住址,然后到家后他付给司机车费。然而,他那天并没有等到女儿回家,也没法再联系上女儿。而来自青岛市救助服务中心的登记信息显示,2019年10月9日,李成凤在城阳汽车站被人发现,当时胡言乱语,无法正常交流。被送入青岛市救助服务中心后,自称李成凤、刘晓庆,家住临沂,其余有效信息均无法提供。

  “这期间,她对象起诉离婚,法院联系到我,让她出庭,但是我也找不到她人去哪里了。”李光进说,他为这个女儿操碎了心,老伴也经常想起她就掉眼泪。就在前几天,他突然接到了临沂当地救助站的电话,告诉了他李成凤的消息。随后,李光进赶紧与青岛市救助服务中心取得联系,并约定5月9日来接女儿回家。

  “我老伴今天也非要跟着来,我怕救助中心的车坐不下,给人家添麻烦,就没让她来,让她在家里等着了。”李光进说。

  9日中午,李成凤在医院吃过午饭后,带着行李高兴地跟着父亲上了救助服务中心的车,踏上了回家的路。车上,坐在一起的父女俩没有多少交流。不过,当李光进因久坐不适调整坐姿时,一旁的李成凤主动为父亲捏起了肩膀。


李成凤踏上回家的路


  “爸爸,你得补补营养了。”

  “怎么补?你回家后好好待着,别乱跑,给我补补吧。”

  “好,我等着给你买鸡蛋”……

       这些走失人员也有了新线索,你看看能帮上他们吗?

  自5月4日启动为34名走失人员寻亲的“照亮回家路”专项行动以来,一周时间内共有两名走失人员被家人接回了家。还有两名走失人员的身份信息,也通过警方的高科技手段被查出并核实,很快也将踏上回家的路。而令人欣慰的是,剩余30名走失人员中,也有一些人经过询问比对,也有了新的线索。

  5月9日,“小丛工作室”负责人丛淑丽和半岛记者一行,再次来到青岛市救助服务中心的合作医疗机构青岛静安心理医院,对在那里治疗的走失人员进行面对面询问,寻找“蛛丝马迹”。

  自称59岁的马王娜在前几次的询问中,都表示家在秦皇岛,丈夫江震华,母亲董凤琴,儿子毛华、严华。当天,她又称家在河南项城玲珑路28号,三年前与子女来到黄岛区居住,还教过高一语文,随后被学校开除。对于居住地址及学校的名字、联系方式等,她均称不记得了,并表示现在也不会写字了。“在以往的询问中,经常会出现这种情况。你没法判断她说的真真假假,只能当成真的都去一一核实,但往往一无所获。”丛淑丽说。

  “我是南阳(音)人,俺爸爸是开飞机的,俺爸爸让我过个三五天去阿尔卑斯山(音)找他……”一名自称贾娇(音)的走失人员,在询问中总是不断重复着这些话。丛淑丽说,2019年11月16日在莱西沽河街道郭家庄村被发现,无法说出其父亲的姓名和家庭住址。

  一名自称44岁叫赵天娇(音)的女性,东北口音,自称家住黑龙江佳木斯市永红区61委2组(音),2000年与一俄罗斯人结婚,后离婚。2008年和姥姥马佩兰(1941年生人)来青,租房居住在城阳后桃林小区。当记者问其能否说几句俄语时,赵天娇竟然真的流利地用俄语说出了一句问候的话。不过,除了姥姥之外,其他人的名字她一概不知,自称姥姥离家出走后,她出门寻找后走失。

  当天的询问中,一个叫自称叫施丛美的女性看上去比较正常,表达比较清晰。她自称是黑龙江双鸭山宝清县人,想去滨州找自己的侄子施德轩,但在青岛等了10多天也没有找到前往滨州的车后开始了拾荒流浪。她现场提供了侄子的手机号码,但是丛淑丽拨打多次均为空号。施丛美表示,自己是1961年生人,但是身份证信息为1959年。自己一直未婚,有一个姐姐叫施千。除了侄子的联系方式外,她再不记得任何联系方式。“我想快点找到我侄子,他在滨州电厂工作。”施丛美说。获得新的线索后,当天下午丛淑丽就到派出所核实了施丛美提供的信息,但令人遗憾的是,并没有查到她所提供的亲属信息。

  此外,一名自称高文杰的走失人员,此次询问中记起自己家在青岛平原路上,附近有大学路小学,妻子叫安娜,家住8号楼3楼。这也让丛淑丽看到了希望,表示进一步核实信息后,将与半岛记者一道前往该区域查找,“如果他精神状况允许,就带上他看看能否记得回家的路。”

  青岛市救助服务中心与半岛携手推进的寻亲工作已开展一周,目前还有30名走失人员亟需回家。半岛新闻将持续关注,并持续通过半岛新闻客户端、半岛都市报官微等发布走失人员的视频和信息等,同时也将积极联合多方力量,帮助他们早日找到亲人。

总站首页 | 关于我们 | 联系我们 | 加入档案库必读 | 我要登记 | 志愿者加盟 | 中国信息产业部备案:晋ICP备10000901号

  北京寻人网 | 天津寻人网 | 上海寻人网 | 重庆寻人网 | 广东寻人网 | 江苏寻人网 | 山东寻人网 | 浙江寻人网 | 河南寻人网 | 河北寻人网 | 辽宁寻人网 | 四川寻人网

  湖北寻人网 | 福建寻人网 | 新疆寻人网 | 内蒙寻人网 | 湖南寻人网 | 吉林寻人网 | 安徽寻人网 | 江西寻人网 | 云南寻人网 | 陕西寻人网 | 山西寻人网 | 贵州寻人网

  甘肃寻人网 | 海南寻人网 | 青海寻人网 | 西藏寻人网 | 广西寻人网 | 宁夏寻人网 | 香港寻人网 | 澳门寻人网 | 台湾寻人网 | 国外寻人网 | 黑龙江寻人网

  北京寻人启事网 | 天津寻人启事网 | 上海寻人启事网 | 重庆寻人启事网 | 广东寻人启事网 | 江苏寻人启事网 | 山东寻人启事网 | 浙江寻人启事网 | 河南寻人启事网

  河北寻人启事网 | 辽宁寻人启事网 | 四川寻人启事网 | 湖北寻人启事网 | 福建寻人启事网 | 新疆寻人启事网 | 内蒙寻人启事网 | 湖南寻人启事网 | 吉林寻人启事网

  安徽寻人启事网 | 江西寻人启事网 | 云南寻人启事网 | 陕西寻人启事网 | 山西寻人启事网 | 贵州寻人启事网 | 甘肃寻人启事网 | 海南寻人启事网 | 青海寻人启事网

  西藏寻人启事网 | 广西寻人启事网 | 宁夏寻人启事网 | 香港寻人启事网 | 澳门寻人启事网 | 台湾寻人启事网 | 国外寻人启事网 | 黑龙江寻人启事网

© 2009-2019 中国失踪人口档案库( www.zgszrkdak.com)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
特别声明:未经中国失踪人口档案库书面特别授权,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,违者依法追究相关法律责任!
联系邮箱:zgszrkdak@163.com 客服QQ1165170976 565096696 3260088700 志愿者客服1821904661 电话:0350-3338096  3321163
主站网址:www.zgszrkdak.com 镜像网址:www.zgxrw.net  中国失踪人口档案库官方微博  微信号:zgszrkdak
《中华人民共和国信息产业部备案》晋ICP备10000901号-1

寻人寻亲快速导航_中国失踪人口档案库

  快速导航

寻人影视平台 纪录片《中国寻亲》 自拍《寻亲的路》 中国寻人大数据 比对认亲平台 “两微”寻亲平台 说说心里话专题 寻亲投票活动专题 《寻人大典》专题 《寻遍中国》专题 2017年度大事记